泰坦尼克号_泰坦尼克号美文
泰坦尼克号_泰坦尼克号美文
首页 > 分类 > 经典美文

季羡林:二月兰

季羡林:二月兰

转眼,不知怎样一来,整个燕园竟成了二月兰的天下。二月兰是一种常见的野花。花朵不大,紫白相间。花形和颜色都没有什么特异之处。如果只有一两棵,在百花丛中,决不会引起任何人的注意。但是它却以多胜,每到春天,...

季羡林:马缨花

季羡林:马缨花

曾经有很长的一段时间,我孤零零一个人住在一个很深的大院子里。从外面走进去,越走越静,自己的脚步声越听越清楚,仿佛从闹市走向深山。等到脚步声成为空谷足音的时候,我住的地方就到了。院子不小,都是方砖铺地,...

季羡林:三论人生

季羡林:三论人生

上一篇《再论》戛然而止,显然没有能把话说完,所以再来一篇《三论》。造化小儿对禽兽和人类似乎有点区别对待的意思。它给你生存的本能,同时又遏制这种本能,方法或者手法颇多。制造一个对立面似乎就是手法之一,比...

季羡林:再谈人生

季羡林:再谈人生

人生这样一个变化莫测的万花筒,用千把字来谈,是谈不清楚的。所以来一个“再谈”。这一回我想集中谈一下人性的问题。大家知道,中国哲学史上,有一个不大不小的争论问题:人是性善,还是性恶?这两个提法都源于儒家...

季羡林:人生

季羡林:人生

在一个“人生漫谈”的专栏中,首先谈一谈人生,似乎是理所当然的,未可厚非的。而且我认为,对于我来说,这个题目也并不难写。我已经到了望九之年,在人生中已经滚了八十多个春秋了。一天天面对人生,时时刻刻面对人...

张小娴:旅行家的感情

张小娴:旅行家的感情

一位女士,美貌出众,已有丈夫儿女,丈夫给她很大自由,她仍然可以独个儿走遍世界各地。她曾经在一个偏僻的村落住下来,跟村民一起生活,建立了感情,几个月后又离开。她也曾因为思念一位上次旅行结识的朋友而特地抛...

张小娴:人生最糟糕的遭遇

张小娴:人生最糟糕的遭遇

假如有人问你:“你人生最糟糕的遭遇会是什么?”你会怎样回答?虽然那么多人喜欢钱,但大部分人的答案都不是:“没有钱。”有人的答案是:“身患重病。”有人的答案是:“没能力照顾自己。”有人的答案是:“一事无...

张小娴:夜阑无觅处

张小娴:夜阑无觅处

翻开周刊,看到一则占了半版,非常抢眼的广告,一位署名Michael 的男士,祝一位林载荣小姐生日快乐,广告里说:“情系一生,苦候半生,只因此心此意真?夜阑无觅处,唯对天边遥说一声Happy Birth...

张小娴:女人的风情

张小娴:女人的风情

女人的风情,男人的风度,已经越来越罕有了。没有风情的女人和没有风度的男人同样乏味。女人的风情是“薰风吹得游人醉”,风情在骨子里的女人是第一流的,风情要卖弄已经是第三流了。白雪仙小姐,六十多岁了,依然风...

首页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