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坦尼克号》

李广田:“我听见有人控告我”

李广田:“我听见有人控告我”

十一月二十六日,我带了书包到学校。借用 W. 惠特曼诗题为“一二·一”惨案而作。我听见有声音向我控告:“先生,你是来上课吗?”为了争取言论自由,为了抗议无理的压迫,他们罢课了。我心里暗暗答道:“我...

李广田:我们的歌

李广田:我们的歌

── 拟民歌体──我们有海呀没有船,我们有路啊没有车,我们有土地呀不能耕种,我们耕种了不能收割,我们收割了依然饥饿,我们有话呀不敢直说。我的问题啊要你回答,你说这倒是因为什么?我们的海上啊要有大船...

李广田:给爱星的人们

李广田:给爱星的人们

(一连读到几个人的诗和散文,他们都异口同声地赞美着天上的星星。)祝福你爱星星的人们,你们生于泥土而又倦于泥土的气息。我呢,我却更爱人的星,我爱那作为灵魂的窗子而又说着那 无声的温语的人的星星。你还...

李广田:消息

李广田:消息

南国的冬日,树木还是葱茏的。夜来沉睡中,我做了风雪道上的行军梦,醒来不胜寒,却惊讶于窗前的一片绿。七千里外飞来了新消息:“家园的池塘中已结了一层冰……哥哥行前埋在地下的旧军衣又被我掘起来穿上了,不...

李广田:上天桥去

李广田:上天桥去

“上天桥去吗”孩子想,“上天桥去吗”爸爸讲,那么,上天桥去吧,去──让电车作一条游龙,在人海中在灰海中在西南风的海中叮当叮当拖一身蚂蚁上天桥── 天桥在那方!三月天是风筝的天,江南燕子不惊讶天上的...

李广田:土耳其

李广田:土耳其

是英吉利吗,是法兰西?也有人说他是土耳其。反正他是个异邦人把旅途终止在这乡村了。在这里听不到礼拜堂的经声祈祷声,却只有几声午鸡象几声哀吟,算报告了这人的归去。是虎列拉呢,还是猩红热,这有谁知道?又...

李广田:那座城

李广田:那座城

那座城──那座城可还记得吗?恐怕你只会说“不”,象夜风 轻轻地吹上破窗幕,也许你真已忘去了,好象忘去,一个远行的旧相识,忘去些远年的事物。而我呢,我是个历史家,总爱翻,厚重的旧书页,去寻觅,并指点...

李广田:流星

李广田:流星

一颗流星,坠落了,随着坠落的有清泪。想一个鸣蛙的夏夜,在古老的乡村,谁为你,流星正飞时,以辫发的青缨作结,说要系航海的明珠作永好的投赠。想一些辽远的日子,辽远的,沙上的足音……泪落在夜里了,象星陨...

李广田:访

李广田:访

在一座古老的客室里,听边城一声啼鸡。午后一时。主人不在,原不曾有过约言的。壁上挂剑,──依然一江秋夜月,可惜已没有起舞之意了。只梦想:遥遥的旅途,好春天,春的细雨。案头梅花,开得象一簇朝雾,寂然时...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