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坦尼克号》

艾青:今天

艾青:今天

今天;奔走在太阳的路上;我不再垂着头;把手插在裤袋里了;嘴也不再吹那寂寞的口哨;不看天边的流云;不彷徨在人行道;今天;在太阳照着的人群当中;我决不专心寻觅;那些像我自己一样惨愁的脸孔了。今天;太阳...

艾青:补衣妇

艾青:补衣妇

补衣妇坐在路旁;行人走过路;路扬起沙土;补衣妇头巾上是沙土;衣服上是沙土。她的孩子哭了;眼泪又被太阳晒干了;她不知道;只是无声地想着她的家;她的被炮火毁掉的家;无声地给人缝补;让孩子的眼;可怜的眼...

艾青:复活的土地

艾青:复活的土地

腐朽的日子;早已沉到河底,让流水冲洗得;快要不留痕迹了;河岸上;春天的脚步所经过的地方,到处是繁花与茂草;而从那边的丛林里;也传出了;忠心于季节的百鸟之;高亢的歌唱。播种者呵;是应该播种的时候了,...

艾青:笑

艾青:笑

我不相信考古学家——在几千年之后,在无人迹的海滨,在曾是繁华过的废墟上;拾得一根枯骨;——我的枯骨时,他岂能知道这根枯骨;是曾经了二十世纪的烈焰燃烧过的?又有谁能在地层里;寻得;那些受尽了磨难的;...

艾青:浪

艾青:浪

你也爱那白浪么——它会啮啃岩石;更会残忍地折断船橹;撕碎布帆。没有一刻静止;它自满地谈述着;从古以来的;航行者的悲惨的故事。或许是无理性的;但它是美丽的。而我却爱那白浪;——当它的泡沫溅到我的身上...

艾青:生命

艾青:生命

有时;我伸出一只赤裸的臂;平放在壁上;让一片白垩的颜色;衬出那赭黄的健康。青色的河流鼓动在土地里;蓝色的静脉鼓动在我的臂膀里。五个手指;是五支新鲜的红色;里面旋流着;土地耕植者的血液。我知道;这是...

艾青:春雨

艾青:春雨

我愿天不下雨——让我走出这乌黑的城市里的斗室,走过那些煤屑铺的小路;慢慢地踱到郊外去,因为此刻是春天——毛织物该折好的季候了。我要看一年开放一次的;桃花与杏花;看青草丛中的溪水,徐缓地游过去;——...

艾青:梦

艾青:梦

我们挤在一间大房子里;房子是在旷野上的;那些女人把塞住那些小孩的嘴;老人痉挛地摇着头;——想把恐怖从他的头上摆去;这么多的人却没有一点声音;像有火车从远处驰来……屋角有人在惊叫:“飞机,飞机,飞机...

艾青:窗

艾青:窗

在这样绮丽的日子;我悠悠地望着窗;也能望见她;她在我幻想的窗里;我望她也在窗前;用手支着丰满的下颌;而她柔和的眼;则沉浸在思念里。在她思念的眼里;映着一个无边的天;那天的颜色;是梦一般青的;青的天...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