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坦尼克号》

吴冠中:楚楚衣冠成菩萨

吴冠中:楚楚衣冠成菩萨

江南四月天,微雨初晴,湿漉漉的绍兴会稽山苍翠欲滴。绿树丛中,鲜红色的地毯从山麓拾级匍匐而上,直达山头禹陵大殿,千禧之年公祭大禹陵开始,仪仗队肃穆、多彩、活跃。钟鼓喧天,嘉宾云集,列队登山,进入正殿...

吴冠中:双燕

吴冠中:双燕

中学时代,我爱好文学,当代作家中尤其崇拜鲁迅,我想从事文学,追踪他的人生道路。但不可能,因文学家要饿饭,为了来日生计,我只能走"正"道学工程。爱,有多大的魅力!她甚至操纵生死。...

吴冠中:父爱之舟

吴冠中:父爱之舟

是昨夜梦中的经历吧,我刚刚梦醒?朦胧中,父亲和母亲在半夜起来给蚕宝宝添桑叶……每年卖茧子的时候,我总跟着父亲身后,卖了茧子,父亲便给我买枇杷吃……我又见到了姑爹那只小小渔船。父亲送我离开家乡去投考...

吴冠中:菩提树

吴冠中:菩提树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此话已经不新鲜。“全靠这公园养我们这方的老人和儿童。”一位邻居指着我们楼群中的小公园感慨地说。我们这个公园长约数百米,宽约百米,布满高大的垂柳、雪松、槐树、泡桐及各种形态和色...

吴冠中:说树

吴冠中:说树

童年的故乡本有很多高大的树,孩子们谁也不理会树有什么美,只常冒险爬上高枝去掏鸟窝。后来树几乎被砍光了,因为树干值钱。没有了大树的故乡是多么单调的故乡呵,也似乎所有的老人都死去了,近乎凄凉。少小离家...

吴冠中:谈梵高

吴冠中:谈梵高

每当我向不知梵高其人其画的人们介绍梵高时,往往自己先就激动,却找不到确切的语言来表达我的感受。以李白比其狂放不适合。以玄奘比其信念不恰当。以李贺或王勃比其短命才华不一样。我童年看到飞蛾扑火被焚时,...

吴冠中:等待

吴冠中:等待

约定此时此地相见,然而人未到,等待。“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是甜蜜的回忆或等待的惆怅。从“等妈妈回来”到“倚门望子”,家家都在等待中。等待开花,等待结果,果子熟了,还等待,等待明年。邮递员给人们...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