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坦尼克号

大学,是一场最精彩的变形计

大学,是一场最精彩的变形计

阿杰是我的高中同学,一个非常腼腆、害羞的男孩子,在班里几乎听不到他的声音,连偶尔站起来回答老师的问题,声音也都轻得像是蜻蜓的翅膀划过一样。他很少与人交流,总是弓着身子低着头,静默地坐在位子上看书或...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