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坦尼克号》

毕淑敏:女人什么时候开始享受

毕淑敏:女人什么时候开始享受

当我们为自己的母亲,为自己的姐妹,为我们自己,问这个问题的时候,我们先要说明什么是女人的享受?我们所说的享受,不是一掷千金的挥霍,不是灯红酒绿的奢侈,不是喝三吆四的排场,不是气指颐使的骄横……我们...

毕淑敏:我是怎样度过人生低潮期的

毕淑敏:我是怎样度过人生低潮期的

有年轻人问,对生活,你有没有产生过厌倦的情绪?说心里话,我是一个从本质上对生命持悲观态度的人,但对生活,基本上没产生过厌倦情绪。这好像是矛盾的两极,骨子里其实相通。也许因为青年时代,在对世界的感知...

毕淑敏:顽强比坚强更重要

毕淑敏:顽强比坚强更重要

人对自己的生活,肯定是要有规划的,但当新的事件发生的时候,你要有能力修改自己的计划。当然,我这里说的是比较短期的计划,而不是讲你的人生目标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地变个不停。如果你不能放下已经规划好的生...

毕淑敏:假如我出卷子

毕淑敏:假如我出卷子

今天,老师布置的数学作业是:假如我出卷子……让每人给自己的同桌设计一张考卷。小依拿出一张格纸,方兵问:“你见过带格子的卷子吗?卷子都是大白纸的。”说着,张开两臂比画,好像他是一只大鸟。小依说:“那...

毕淑敏:可不可以不念我的名字

毕淑敏:可不可以不念我的名字

我至今不知道这算是少年人的机智还是一种早熟的狡猾,但它养成了我勤奋不已而又淡泊名利的性格。我小的时候,作文很好。主要是我爱写得与众不同。比如说老师出了个作文题,叫《一次谈话》。一般的同学写的都是自...

毕淑敏:你看到时间了吗

毕淑敏:你看到时间了吗

多年前曾参加一堂外籍心理学家的专业课。开课伊始,老师二话没说,拿出了一个亮闪闪的金属球。他手掌向下,把球放开,那球就垂直地停在他手指下方约1市尺的地方。座位较远,我看不到更多的细节。按常识推断,我...

毕淑敏:斜视

毕淑敏:斜视

没考上大学,我上了一所自费的医科学校。开学不久,我就厌倦了。我是因为喜欢白色才学医的,但医学知识十分枯燥。拿了父母的血汗钱来读书,心里总有沉重的负疚感,加上走读路途遥远,每天萎靡不振的。“今天我们...

毕淑敏:心境防割

毕淑敏:心境防割

旅游时认识了一对夫妻,职业是制作防割手套。我问,这手套坚硬到何种程度呢?他们笑而不答,说回到北京后你到我们那里参观一下就知道了。第一眼看见防割手套,平凡到令人垂头丧气。和普通车工钳工戴的白线手套没...

毕淑敏:额头与额头相贴

毕淑敏:额头与额头相贴

小时家中有一支精致的体温表,银头好似一粒扁杏仁。它装在一支粗糙的黑色钢笔套里,我看过一部反特小说,说情报就是藏在没有笔尖的钢笔里,那个套就更有几分神秘。妈妈把体温表收藏在我家最小的抽屉——缝纫机的...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