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坦尼克号》

余秋雨:还生命以过程

余秋雨:还生命以过程

不能设想,古罗马的角斗场需要重建,庞贝古城需要重建,柬埔寨的吴哥窟需要重建,玛雅文化遗址需要重建。这就像不能设想,远年的古铜器需要抛光,出土的断戟需要镀镍,宋版图书需要上塑、马王堆的汉代老太需要植...

余秋雨:流放者的土地

余秋雨:流放者的土地

一东北终究是东北,现在已是盛夏的尾梢,江南的西瓜早就收藤了,而这里似乎还刚刚开旺,大路边高高低低地延绵着一堵用西瓜砌成的墙,瓜农们还在从绿油油的瓜地里一个个捧出来往上面堆。停车一问价钱,大吃一惊,...

余秋雨:我的窗下

余秋雨:我的窗下

里斯本往西去有危崖临海,大西洋冷雾迷茫。这里的正式地名叫罗卡角,俗称欧洲之角,因为这是欧洲大陆的最西点。在人们还不知道地球形状的古代,这里理所当然地被看成是天涯海角。风很大,从大西洋吹来,几乎噎得...

余秋雨:仁者乐山

余秋雨:仁者乐山

从意大利到奥地利,我们知道,已经从南欧进入了中欧,目光当然会有一点转变。奥地利的首都维也纳当然与小城不同,虽然年代并不久远但很有文化。一百多年前已经有旅行家作出评语:“在维也纳,抬头低头都是文化。...

余秋雨:千年庭院

余秋雨:千年庭院

一二十七年前一个深秋的傍晚,我一个人在岳麓山上闲逛。岳麓山地处湘江西岸,对岸就是湖南省的省会长沙。这是我第一次来到这儿,乘着当时称之为“革命大串连”的浪潮,不由自主地被撒落在这个远离家乡的陌生山梁...

余秋雨:南方的毁灭

余秋雨:南方的毁灭

我到庞贝古城废墟,已经是第二次了。奇怪的是,两次都深感劳累。平平的路,小小的城,却累过跋山涉水,居然。开始还不大在意,后来,当腿脚越来越沉重的时候停步寻找可坐下的地方,突然想起,上次也在这里找过。...

余秋雨:哪里来的陌生人

余秋雨:哪里来的陌生人

一那天,成吉思汗要在克鲁伦河畔的宫帐里召见一个人。这个人住在北京,赶到这里要整整三个月。出居庸关,经大同,转武川,越阴山,穿沙漠,从春天一直走到夏天。抬头一看,山川壮丽,军容整齐,叹一声“千古之盛...

余秋雨:借住何处

余秋雨:借住何处

从爸爸的一叠借条,我想,人生在世,免不了向外界借取,包括向自己不喜欢的群落。一个男人,要把家庭撑持下来极为不易,更是免不了常常要发出索借之声,伸出索借之手。他向大地索借着儿子的生命支点。而我,却以...

余秋雨:书海茫茫

余秋雨:书海茫茫

像真的海一样,我们既赞美它,又害怕它。远远地看,大海澄碧湛蓝,云蒸霞蔚,但一旦跳入其间,你立即成为芥末,沉浮于汹涌混沌之中。如何泅得出来?到图书馆、书店走走,到街头的报刊亭看看,每次都感到纸页文字...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