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坦尼克号》

冰心:迎"春"

冰心:迎"春"

“春来了,从哪里迎接她呢?可能听她微步的足音,看她美艳的衣裳,接她轻倩的笑语?”她从青青的草色中来了,从潺潺的水声中来了,从拂拂的微风中来了,从世人欣悦的微笑中来了。我的朋友,这不是“春”么?她推...

冰心:宇宙的爱

冰心:宇宙的爱

四年前的今晨,也清早起来在这池旁坐地。依旧是这青绿的叶,碧澄的水。依旧是水里穿着树影来去的白云。依旧是四年前的我。这些青绿的叶,可是四年前的那些青绿的叶?水可是四年前的水?云可是四年前的云?我可是...

冰心:我们把春天吵醒了

冰心:我们把春天吵醒了

季候上的春天,像一个困倦的孩子,在冬天温暖轻软的绒被下,安稳地合目睡眠。但是,向大自然索取财富、分秒必争的中国人民,是不肯让它多睡懒觉的!六亿五千万人商量好了,用各种洪大的声音和震天撼地的动作来把...

冰心:归来以后

冰心:归来以后

我回到祖国,回到我最熟识热爱的首都,我眼花缭乱了!几年不见,她已不再是“颜色憔悴、形容枯槁”,而是精神抖擞,容光焕发了。这些年来在我梦中涌现过多少次的胜地,尤其是“五四”纪念地的天安门,那黯旧的门...

冰心:冬儿姑娘

冰心:冬儿姑娘

“是呵,谢谢您,我喜,您也喜,大家同喜!太太,您比在北海养病,我陪着您的时候,气色好多了,脸上也显着丰满!日子过的多么快,一转眼又是一年了。提起我们的冬儿,可是有了主儿了,我们的姑爷在清华园当茶役...

冰心:南归

冰心:南归

——贡献给母亲在天之灵去年秋天,楫自海外归来,住了一个多月又走了。他从上海十月三十日来信说:“今天下午到母亲墓上去了,下着大雨。可是一到墓上,阳光立刻出来。母亲有灵!我照了六张相片。照完相,雨又下...

冰心:姑姑

冰心:姑姑

“她真能恨得我咬牙儿!我若有神通,真要一个掌心雷,将她打得淋漓粉碎!”他实在急了,本是好好地躺着呆想,这时禁不住迸出这一句话来。我感着趣味了,却故意的仍一面写着字,一面问说:“她是谁,谁是她?”他...

冰心:我的房东——选自《关于女人》

冰心:我的房东——选自《关于女人》

一九三七年二月八日近午,我从日内瓦到巴黎。我的朋友L先生,到车站来接我。我们一同向站外走着,他说:“你来信中挑房子的条件太苛刻,又要地点好,房客少,房东要懂英语,还好,我们大使介绍了一位女士,贵族...

冰心:永远的完美

冰心:永远的完美

半个世纪是一段不短的时光,人们在这段时光里会遇到很多的人,经历很多的事。岁月铺陈,人来人往,尽管“遍地英雄下夕烟”,可没有几个女子能像林徽因那样深深地留在人们的记忆中并深刻地影响着人们。这是一个值...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