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坦尼克号

艾青:笑

艾青:笑

我不相信考古学家——在几千年之后,在无人迹的海滨,在曾是繁华过的废墟上;拾得一根枯骨;——我的枯骨时,他岂能知道这根枯骨;是曾经了二十世纪的烈焰燃烧过的?又有谁能在地层里;寻得;那些受尽了磨难的;...

冰心:笑

冰心:笑

雨声渐渐的住了,窗帘后隐隐的透进清光来。推开窗户一看,呀!凉云散了,树叶上的残滴,映着月儿,好似萤光千点,闪闪烁烁的动着。——真没想到苦雨孤灯之后,会有这么一幅清美的图画!凭窗站了一会儿,微微的觉...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