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坦尼克号》

杨朔:画山绣水

杨朔:画山绣水

自从唐人写了一句“桂林山水甲天下”的诗,多有人把它当做品评山水的论断。殊不知原诗只是出力烘衬桂林山水的妙处,并非要褒贬天下山水。本来天下山水各有各的特殊风致,桂林山水那种清奇峭拔的神态,自然是绝世...

杨朔:中国人民的良心

杨朔:中国人民的良心

已经是十二月初,头一阵子落过场大雪,冬天早来了。谁知近来一变天,飘飘洒洒又下起细雨来,冰雪化了,到处化得泥汤浆水的,走路都插不下脚去。原先封得严严实实的大江小河,又化了冻,边边岸岸的冰上浮着层水,...

杨朔:投进生活的深处

杨朔:投进生活的深处

我离开祖国比较久了,乍回来,心情是很复杂的。记得刚过鸭绿江,回到安东那一夜,一位十多年的老战友跑来看我。窗外飘着雪,我们对面坐在灯下,一直谈到深夜。他谈到人事的变化,祖国的生活,更谈到一九五三年祖...

杨朔:会见金日成将军的部下

杨朔:会见金日成将军的部下

一个樱花盛开的春夜。中国人民赴朝慰问团捧着从新疆、蒙古、西藏和中国各个角落集拢来的锦旗、礼品,献给了朝鲜人民军最高司令部。这不是简单的礼物。旗上绣的是中国人民最珍贵的情意,箱子里装的是千千万万颗中...

杨朔:仇上加仇

杨朔:仇上加仇

跨过大宁江、清川江、大同江、沸流江……,中国志愿军的技术兵种随着军事的进展,日夜往前赶修铁路。有一回,天晴化雪,有人发现一座桥头雪地上露出个坑,里边有死尸。一掘,连续发现四个坑,都填满了尸首。连男...

杨朔:风雪京畿道

杨朔:风雪京畿道

一、向胜利挺进过了阳历年,朝鲜的气候变了,几天几夜飘风扬雪的山野白茫茫的一片,雪深处没到膝盖以上。一到傍晚,我们志愿军的战士望着漫天大雪却说:“又是个好天气!”这种夜晚,飞机骚扰少,汉城道上,真是...

杨朔:汉城杂录

杨朔:汉城杂录

漫天大风雪吹过去后,天一变,放晴了。山野的冰雪开始融化,地面化得泥汤浆水的,透出股泥土的腥气。我进汉城的那天傍晚,头一次闻到今年春天的气味。这座都市四围环抱着山岭,南面紧靠汉江,十分秀丽。你要是爬...

杨朔:历史的车轮在飞转

杨朔:历史的车轮在飞转

“列车要往前线开”一九五○年十一月八日,这是个永远难忘的日子。那天早晨,高空晴朗朗的,初冬的新鲜霜花落在鸭绿江边,安东的早市上走着一群一群上学的小孩,提着书包,跳着脚,嘻嘻地互相追逐着。一天刚开始...

杨朔:朝鲜的天空

杨朔:朝鲜的天空

有一天,我去一处设在山头大洞子里的高射炮指挥所。傍晚,我出指挥所下山时,张眼一望,可真吃了一惊。山下闪闪烁烁的,好几处露着灯火,也不防空,我心里想:这不是开玩笑吗?一位指挥员笑笑说:“是有点大意。...

回顶部